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地狱之河 u4hqjy05

初冬,天上灰云厚重,从山口吹来的风已很凜冽,屋旁树上的黄叶纷纷飘落,山下咆哮的乌江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白雾。   

“扯船子”李大海从路边破敗的土墙房子拱出来,缩了缩肩,沿着一条歪歪扭扭的土路向下急急走去。木船昨天上了羊角碛五里长滩,靠在江边,今日要往龚滩走。快进羊角碛场口,突然从斜刺里蹿出两个黑衣乡丁,抢上前扭住他的两条胳膊就往前推。他一边扭扳一边大叫:“我是拉船的你们也要拉壮丁啦!”(按规定船工免拉丁)两乡丁不理睬,死死扭住,只顾往乡公所推着走。   

场上起得早的店家瞪眼看着,不敢开腔:他们知道前方战事吃紧,现在到处都在乱抓壮丁。   

土屋内,李大海的小儿子小海还在酣睡,蜷缩在一堆烂棉絮里,嘴上挂着笑,可能正做着好梦哩。   

快晌午,他醒来了,忙去屋后的茅厕,回来用脏黑的帕子在木盆里抹了帕脸,就扑向一旁的矮饭桌,桌上一钵包谷羹还温温的。他就着一碟盐蒜狼吞虎咽。   

母亲早亡,父亲拉船去龚滩,十天半月才会来一趟,他早已习惯于一个人生活。   

饭后无事,闷了一会,他便沿小路下山去羊角碛场上闲耍。   

羊角碛沿滩而建。两百多年前,一次把江边高高的云子山震塌下来,将山脚的乌江推出去,行程一个半月形的五里长滩,桌子般大的巨石耸立江心,造成一个又一个难于逾越的门坎。从此,上下船只到此,人货起岸,空船过滩。于是,滩边有了囤货的茅寮,搬运的力夫,行走的便道,吃喝的饭铺,还有从四乡八处赶来拉滩挣钱的村民。随着山货土产和日用百货集散的骤增,渐次行成了集镇,泥石相间的街道,沿滩迆逦而去,长约四、五里,街道两旁,饭店、酒肆、茶楼、杂货铺鳞次櫛比,烟馆、睹窟、窑子掩掩闭闭。每逢赶集,人们壅塞街道,一片喧嚣。   

这是个闲天,场上人不多,五里滩上的咆哮声和人们拉滩的号子声隐隐传来。小海在街上东瞧西看的闲逛着,有店家叫住他,悄声告诉:”你爸爸一清早就上海白癜风专科医院分享如何诊断被拉壮丁拉到乡公所去了,你还不赶快去看看。“小海一惊愣,跟着就返身往乡公所跑。   

乡公所在上场口,门口站有持乡丁。小海往里进,说要找爸爸。乡丁拦住,说你爸爸是谁?小海说有人说他拉壮丁拉到这里来了。乡丁就更不让进了。小海硬要往里闯,乡丁横死死拦住往外推,一进一推,反复几次,乡丁气大,捏住他小胳膊就往外掀。小海负痛,低头就是一口。乡丁手背渗出血来,痛极,举托朝他屁股狠击。小海跌倒在地,大哭大叫。哭叫声引来人们围观。有人不平,说:“你们怎麽打一个娃儿!“当大家听说是为拉壮丁的事,又都噤口了。   

小海在地上哭闹一阵,累了,爬起来蔫蔫回家去。   

次日,他又去乡公所门前转悠,想探听爸爸的消息。守门乡丁厌烦地说:“昨天拉的壮丁,当晚就解往重庆师管区去了。“他彻底绝望了,回到家,想到爸爸从此一去不归,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无依无靠,就伤心地哭;想去找场上唯一的亲人舅舅,他也拉船在外,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他久久地伤心地哭,直到肚子饿了才去弄饭吃。晚上也睡不踏实,半夜会突然惊醒。   

幸而,家里有爸爸买下的一点存粮,他就靠这度日。大半月后,存粮吃尽,只有饿饭,实在饿的不行,就去场上东家讨一点,西家要一点,黑花着一张脸,裹一身襟襟绺绺,在冬日的寒风里,瑟缩着四处乞讨,饱一顿,饿一顿。   

就在小海饥寒交迫、沦为乞丐的绝境里,他的舅舅张老九回来了。张老九年近四十,粗手大脚,身板结实,肌肉鼓突,脸膛黑红,是典型的“扯船子”。他讨不起老婆,至今单身。听说姐夫拉了壮丁,外甥流落街头,就上街去找,在街角发现小海,把他带回家,给他洗了手脸,换了衣服,煮包谷面面饭给他吃。安顿好,寻思了一阵,这才想到去船上找撵纤管事苟兴全,央求他让小海到船上打个杂、帮着烧火煮饭什么的,混碗饭吃。   

苟管事精瘦,三角眼,吊梢眉,为人凶狠,开初他不同意,后来想到来个娃儿帮忙烧火煮饭,把王洪兴腾出来扳桡拉纤也划算,就说:“喊来我看看。” 中秋送月饼 温暖患者心   

小海就这样来到船上。他舅舅拉的是”浙江白癜风治疗去哪里杂货帮“的”歪屁股“木船”,两头尖,尾部歪,船篷上高高一座驾桥,两根长长地梢棒,分别越过船头船尾,伸入江中,上行,前梢收起;下滩,前后梢紧张划动,扭歪的尾部一坐浪船头翘起,不至沉没。   

这时,船在五里滩下等候过滩,它的前后依次排列着七、八条大小木船。   

张老九把小海引到烧火煮饭的王洪兴跟前,说:’兄弟,小海给你当个帮手,你照顾着白癜风用药治疗相关怎么样点。“王洪兴点点头,就叫小海在灶前添柴烧火。灶是洋油桶做的,半大人高,上面搁一个大铁锅,搁在船尾。小海蹲在灶前,不时往灶膛里加柴。王洪兴在灶上忙着蒸饭煮菜。开饭时,船工们都从羊角碛场上回来了,聚在甑前舀饭。饭是包谷面面做的,包谷面发霉了,一股霉味直冲鼻子。他们用水泡饭,将浮在上面的一层霉渣用筷子拨开,从瓦钵里舀一瓢菜豆花,蹲在船头船尾,大口吞咽。小海端着这样的饭,难以下咽,霉味难闻,浮着的霉渣里还有蠕虫。但他不能不吃。除了烧火,小海还要劈柴,人小力弱,劈不动硬劈,半天下来,手臂痠痛,抬都抬不起来。有时还要在石磨上推豆花,推呀推,推呀推,没完没了,推得精疲力竭,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空了,要听苟西安最好的白癜风医院地址管事使唤,做这做那。到了晚上,船工们拉开篾篷,成圆形紧挨,睡白癜风患者常见的负面情绪有哪些在船头,身下铺的是稻草,上面盖的是秧毡。小海挤在舅舅身边;实在冷的不行,就起来披一件麻皮织成的“麻狗儿”,同船上的大黄狗一起,偎在有余火的灶边,抵御夜寒。冬日乌江的夜晚,奇寒,一片墨黑寂静,两岸大山显着浓重的黑影,羊角碛场上有隐隐的嚣声传来。   

在等候过滩的日子里,船工们有的去羊角碛场上红黑宝,有的趁机回家,有的就窝在船上。苟管事白天上场找朋友喝茶、,晚上就去逛窑子。这天晚上,他踅进一条偏巷,在一处挂着红灯笼的屋前,一掀门帘拱了进去,一股混和着香烟与脂粉的气味扑鼻而来。鸨儿听见响动,从里迎出,一脸堆笑地招呼道:“哟!苟三爷,你好久没有来哩。”苟说:“桂香呢?”桂香是他的老相好。“哎呀,苟三爷,你来的不巧,她这阵有客人。”苟管事象吞了只苍蝇般,欲呕。鸨儿陪笑道:“没关系的,我另外给你安排个雏儿,刚来的,又嫩又白,咪咪还大。”苟管事半月未近女人,只好点点头。鸨儿就朝里喊道;“小杏,快出来,有客人。”一会儿,从厅堂的侧门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